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指纤纤】(03)【作者:悉尼夜月】
【兰指纤纤】(03)【作者:悉尼夜月】
字数:3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东施

  右使连忙出剑挡开了丫头喉头的剑,与太子近侍小理子缠斗在一起,难分高下。丫头连忙翻箱倒柜,寻找起某样物件来。可是丫头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外面有人高喊:「点子棘手,扯呼」。右使连忙挽出几个剑花,阻挡了小理子的攻势,搂住丫头的小蛮腰,使出轻功水上飘,绝尘而去。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可是御书房却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皇上把一本奏折扔到太子夜的头上,太子不敢直面盛怒之下的父皇,只好趴伏到地上。皇上怒道:「太子真是长进了,为了一小小女子竟然抗旨?朕也曾年少轻狂,情难自已,可是夜儿,只要你拥有这锦绣江山和沃野千里,还何愁美人在怀?又何必再对兰儿念念不忘?你明知道司马兰和我们大燕是国仇家恨,不死不休之局,为什么还执迷不悔?痴儿,弹指红颜老,刹那芳华,再美的美人,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堆白骨。独孤策之女乃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礼,蕙质兰心,必是未来国母的上上之选。夜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父皇,世人都说兰儿的绝世芳华已毁于国变的那场大火,但儿臣在幽谷初见兰儿后,就在心里立下誓言,此生此世非兰儿莫属。只是天意弄人,臣与兰儿相识相知却不能相守。儿臣真怕,怕会忘记兰儿面容,怕与兰儿相逢也不识,才会把兰儿的妹妹静儿立为侧妃。可是自始至终,儿臣的正妃之位只属于兰儿一人。所以与独孤雪的大婚,请父皇重新考虑!」

  「你……你……你……很好!太子,你好好在你府里反省十日,十日后再议!」
  太子告退之后,就回到了府上。太子久居城外兵营,鲜少回府,自侧妃司马静得到消息后,已经盛装打扮,守候在垂花门下。太子看见满头珠翠,艳丽不可方物的静妃,眉头一皱,就进了自己的书房,静妃忙跟在后面侍候。只是太子脸色不虞,静妃心中惴惴,也不敢随便开口,这时贴身的奴婢送来刚刚煲好的鸡汤,静妃忙接过来,给太子端上去,打了一小碗放在太子面前,太子喝了一口,面色稍霁,静妃使了一个眼色,下人们全部告退,并掩上了房门。

  静妃试探着劝解道:「太子殿下,父皇……」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干涉本太子的事情?」太子大怒之下把碗筷全扫到静妃身上。静妃惶恐之下马上跪下来,身子瑟瑟发抖,也顾不上身上溅满了滚烫的鸡汤。可是太子看到这个情形,更是怒不可遏,一把摘下静妃的头饰:「你皇姐生死未卜,朝不保夕,你装扮得如此艳丽,又给何人看?」

  披头散发的静妃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臣妾冤枉呀,臣妾……」

  「闭嘴,谁允许你辩了?好呀,穿得这么漂亮,无非是要本太子宠幸你,好,你是兰儿的妹妹,就允了你迟来的圆房。」

  说完,太子把静妃一把推倒在地上,拼命撕扯着她的衣裳。静儿大恸:「不行呀太子,不能在这里……不能……」可是静妃再也没办法叫出声来,因为太子马上扯下一小段布,捂住了静儿的嘴。静儿的眼泪晕开了精致的妆容,可是太子根本不顾这些,他一口咬在女人的椒乳上,用牙齿拼命噬咬着那点樱红,并用一只手狠狠揉搓着另外一边的丰盈。静儿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更是刺激起男人的征服欲。男人掀开了衣裳的下摆,导出巨龙,就往衣不蔽体的女人下面插去,没有半分怜惜,轻易就破了那层薄薄的膜,长驱直入。男人只是拼命得抽插着,本来干涩的小洞,渐渐有蜜汁流出,男人痛快得加快了速度,拼命叫着:「哦哦,贱人,干死你!!!」有淡淡血液随着爱液流出来,染到了贵比千金的苏绣牡丹上。

  女人的梨花带雨也没有让男人起任何怜惜之心,男人用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得打在女人娇小的巴掌脸上,怒斥道:「哭什么,骚货,你整天在母妃面前进言,说本王不懂怜香惜玉,你不就是在等这一刻吗?要你哭,你还哭?」

  男人把女人的身体转过来,把女人摆成母狗一样趴在地上,丰臀高高翘起。男人把桃花洞分得开开得,看着里面淡淡的粉红,就把玉茎一捅到底,大力动作起来。紧紧得小逼包裹着大大的龙根,爽得太子不时发出低吼。太子开始重重拍打静妃的晶莹如玉的屁股,没有多久,静妃的屁股上就留下了不少红红的手掌印。每次小穴被拍打时都会紧缩一下,太子终于忍不住,精关一松,万千精华就射在太子侧妃的小穴里。

  可是太子还不解恨,他看到墙上挂着的马鞭,就解下来,开始拼命抽打起瘫软到地上的静妃,每一道鞭都留下清晰的红痕,男人也悄无声息得哭了:「贱女人,你们根本不知道何为刻骨铭心,何为相思成灰,你们根本不知道爱一个人,却不能相守有多么绝望!」太子下面又开始坚硬如铁,他依然是插入了女人的小骚穴里……

  过了半响,太子才从房门里出来,小理子守候在门口,见到太子就迎上去:「太子殿下……」「不留!」「是!」自有下人准备汤药不提。

  独孤家的车队终于到达了护国寺的门口,佛门第一高手哈哈大师已经在门前等候。花儿从轿上扶下来弱质纤纤的大小姐独孤雪,雪儿马上对大师施一福礼,清亮的嗓音说道:「雪儿姗姗来迟,请大师恕罪。」

  大师双手合什:「阿弥陀佛,总算有惊无险,独孤施主能安全抵达,全是佛祖保佑。本寺有哈哈在,宵小不足为患,请女施主进去好好休息!」

  在独孤雪经过哈哈身边时,哈哈突然诵了一句佛号:「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独孤雪并未驻足,而往里走去。

  晚上子时,兰公主一身黑裙,踏霜而至,跪在佛前,听众僧超度念经,不知不觉中落下两行清泪。

  良久,仪式结束,兰公主起身,向门外走去,哈哈大师在后面轻呼:「公主请留步。」等众人散后,公主转身面对哈哈大师:「请问大师有何指教?」
  「公主,当初幽谷一别,已匆匆十年,不知道墨隐老弟身体可还安康?」
  「家师自国难后身体每况愈下,已于去年仙逝。」

  「墨隐求仁得仁,也算是修成正果,还请公主节哀」

  「哀?生亦何欢,死亦何悲,在国难时,本宫没有以身殉国,已是大大的不孝,留着这副残躯不过是为了报仇雪恨。」

  「公主,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日兵戎相见,定会血染江山,致哀鸿遍野,公主又于心何忍?公主,当初在幽谷,你的佛学还在尊师之上,难道不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道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当日父皇惨死,天道何在?这些年,兰儿苟延残喘,休养生息,就是为了将司马靖那个国贼拉下王座,恢复我大晋的大好河山。」
  「公主……」司马兰却摆了摆手,同时往外走:「大师内外修为都臻化境,为何还如此着想?」「阿弥陀佛」哈哈大师目送兰公主远去。

  从远处传来司马兰轻轻的几不可闻的叹息:「五年磨一剑,霜寒未曾试,今日把君问,谁有不平事。兰儿终究是意难平呀……」

  司马兰走到一处厢房,推开了门,看到墙上挂着一幅观音像,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下:「母后,母后,兰儿应该怎么办。当初父皇与您鹣鲽情深,为您画下这幅观音像。如今父皇与您都在天上聚首,徒留兰儿一人在这世间受苦。待兰儿手刃慕容靖那个狗贼后,与师兄此生此世就再无任何可能。兰儿,兰儿应该何去何从?」

  几日后,司马兰赶到北魏的上京,求见魏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