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24)【作者:kamiya7582】
【航○王—奴隶之岛:班烈的野望与布利德的复仇!!】(24)【作者:kamiya7582】
字数:158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章、黄猿终於动身!领军出海征讨!!

  【地点:新世界夏岛】【比契岛】

  班烈的的野心不仅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且还波及许多女海兵,甚至连『天龙人』夏露莉雅宫都受害,但是政府及海军都不知道她是被音乐俱乐部抓走再交给班烈的,以为抓她被抓也是班烈集团傑作…

  以赤犬元帅及三位上将(藤虎不能踏进会场)为首,与众多中将及少将在海军将官的度假胜地–比契岛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ざわざわ…),现场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因为除了大家知道布兰纽准将身分特殊所以出席会议之外,布林布林只是一名普通的准将,却也在会场里出现,引发其他将官们的议论纷纷…

  赤犬坐在主席的主位,威严的说:「咳!肃静~ 」,接着示意站在一旁的布兰纽可以开始了…

  底下的嘈杂声瞬间静止,而布兰纽开始发言:「最近几年来,海军的威信不断的受到挑战,先是号称难攻不落的『铁棺材』主人–『铁元帅』囚禁了许多女海兵,但是!」,布兰纽边说着边拿出一张照片,接着加重语气说:「而且更危险的是这位!!」,说完便把班烈的照片啪的一声放在一个白板上,用磁铁吸着…

  「这真是史无前例!!这傢伙从24岁起,到处行淫,无数的政府加盟国的公主、王妃,甚至女王都受过他的侵犯,最近还抓走了『世界贵族』夏露莉雅宫,连世人所景仰的『圣女』也变成他的囊中之物,现在竟还把色心动到本部的女中将身上!」。

  布兰纽继续口沫横飞的叙述班烈的『事蹟』:「这傢伙甚至还从推进城逃走,并且抓走里面的两名人员!真是前所未见的耻辱啊!!」。

  布兰纽开场白完毕以后,赤犬接着说:「德雷斯罗萨的事件已经令世人不安了,无法再继续放任班烈集团不管了!各位若有意见,请尽管提出!!」。
  梅纳德中将首先提出建议:「我建议直接发动『非常召集』,那夥人所捕获的美女之中,『邪恶』阵营的不占少数,可藉此将她们一网打尽…」。

  「嗯…这倒是一石二鸟的办法…」,赤犬也颇讚成这项提案。

  布兰纽询问在场与会的将官说:「列位是否赞同?或是有异议呢?」。
  「老夫觉得的不妥!!」,停泊在比契岛港口的藤虎,透过电话虫反对这项提案。

  赤犬一听就知道又是藤虎,他略显不满的回应:「一笑,你说说看,哪里不妥?」。

  「当中确实很多女海贼被掳去…但是,为了要消灭她们,就必须要牺牲其他善良女性的生命…这老夫绝难同意…」,藤虎十分坚定的说.

  「一笑…这是『绝对的正义』!她们为了我们能伸张正义而牺牲性命,跟海军弟兄是一样是种光荣才对…」,赤犬希望能发动非常召集,开始解释…

  斯摩格也不赞同,接着说:「不行…我也不认同…就是因为这种极端的正义,让越来越多人逃离了『正义』的阵营…」。

  「盃…你别忘了…过去在欧哈拉,你把『避难船』击沉的那件事…」,在圣地马力乔亚,五老星也在关注这场会议;说话的是那位持有初代鬼撤的和服五老星。

  「唔…」,赤犬听闻此言,吃了一惊,像是被人揭露了什么糗事似的…
  那位留着八字鬍,身形微胖的五老星接下去说:「你这个充满争议的决定,让海军及政府长期以来受到反对『绝对的正义』的那一方很大的质疑…虽然政府一直护着你,但是这次…你得谨慎决定!不能再坏了正义的招牌了…」。

  「…哼…」,赤犬为了保住他的位置,不得不放弃发动非常召集的想法:「知道了…那么…还有什么想法吗?」。

  就在这一群海军的将军正在商讨如何对付班烈集团之时,当中有位年约30岁左右,留着一头中分发型的帅哥中将,几乎没有发言,还不时的左顾右盼,并非他沉默寡言,而是他另有任务…

  他名叫多尼欧,是海军本部中将,也是海军史上最年轻的中将之一,年仅34岁就爬上了中将之位…多尼欧中将的穿着较为特别,他被允许身着白衬衫,黑领结及黑外套的酒保装束,外面再披上一件背后有正义字样的披风…

  但是有个真相,全海军及政府都不知道…那就是他其实是『音乐俱乐部』旗下的『乌塔乌舰队』的某海贼团船长-『瓦音』多尼欧,因此他的正义外套里面有黑色电话虫,透过空岛的音贝把会议内容录下来,再传给远方的『粉色巡回』上让『巡音』露卡得知…

  在会场的外面,有着不堪长期站岗在门口打瞌睡的海兵,因为这场紧急军事会议的时间是在午夜时分,因此麦阿密的街上是万籁俱寂,海滩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偶而路过的醉汉或是流浪汉的背影,在月光的照映之下更显孤寂…海岸边偶而会有夜行性的两栖生物上岸觅食,打破了夜阑人静的荒野…

  今夜比契岛的天气是多云,因此那高挂在夜空的明月好似比人们更加疲累,露脸一下子便迅速地钻进了云堆里…

  会场内的将军们与外投完全相反,一个个十分亢奋,为了班烈集团造成的事件议论纷纷,争论不休…而这些争论,大部分都被远方的『巡音』露卡听到了…
  【地点:新世界某座秋岛海岸】【粉色巡回大餐厅内】

  今夜,粉色巡回停靠在一座秋岛过夜间兼补给,船员及士兵们都下船休息了…尽管露卡没有硬性规定干部不能休息,但是因为露卡正在通宵窃听这场军事会议,因此干部们谁也不敢离席而睡…

  蜜库一本正经地说:「目前还不能确定会是黄猿出线领军…」。

  露卡聚精会神的聆听从『瓦音』多尼欧那里窃听到的情报,点点头说:「嗯…我一定要让他们出动黄猿…否则去抓夏露莉雅宫就没意义了…」。

  「呼…嘎…」,跟着露卡出海的小侍女普玛丽经不住疲累,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露卡看了普玛丽一眼后,跟香吉士说:「黑脚先生…麻烦你把这孩子抱到我的床上睡吧…然后看你要就寝还是再回来都请自便…」。

  香吉士很有礼貌的深施一礼说:「我知道了…就交给我吧…那么…恕我先去休息了…」。

  「谢谢…」,露卡以一抹甜甜的微笑回应。

  香吉士温柔的抱起普玛丽,朝船长寝室走去;普玛丽睡得正香甜,浑然不知…

  露卡目送香吉士的背影离开大餐厅以后,继续聚精会神的紧盯着眼前的黑色电话虫,窃听比契岛的军事会议,并皱起粉红色的细眉苦思策略:「我得想个办法…让他们出动黄猿…」。

  「那…您要怎么做呢…」,『大将军』凯德询问露卡是否有新的对策。
  「奈露不在这里,发现了吗?」,露卡笑着反问。

  『鬃毛拳士』莱昂左顾右盼的说:「吼喔…好像是耶…她不见了…」。
  露卡一脸庆幸的回答:「那是因为…我已经派了奈露偷偷跟踪『天龙人』查尔罗斯圣…」。

  「如何…现在怎么样了」,『重音』蒂特十分关心地问。

  露卡一脸凝重地回答:「好像目前偏向由藤虎领军…」。

  最后露卡按耐不住了,站起来说:「哼…我不想等了…要使出杀手锏…」。
  「要怎么做呢…」,凯德疑惑的问。

  「联络奈露…」,露卡头也不回的对着『呗音』丝茵下令。

  『呗音』丝茵是一对异卵双胞胎当中的姊姊,妹妹是欧朵…

  姊姊丝茵年龄15岁,乌塔乌海贼舰队中的海贼团『呗』的船长,一头蓝紫色的短发,瞳孔也是蓝紫色的,身着紫色领子的白衬衫,打紫色领带,深紫色的短裙,脚穿着长及膝盖的紫色长袜及紫色短靴,以火箭推进榴弹,也就是俗称的RPG火箭筒为武器,悬赏金2亿7千万贝里。

  妹妹欧朵,13岁无悬赏金,『呗』的船员,浅紫色的长发,浅紫色的洋装,胸前绑了一条鹅黄色的丝带,脚穿白色长统袜及黑得发亮的女学生鞋;个性阴沉,是个三无少女…

  「是…」,丝茵拿起一只头戴黄色超长的马尾假发的电话虫,是联络奈露专用的…

  奈露在某座新世界的春岛,跟踪查尔罗斯圣,查觉到了电话虫响了,接起来说:「喂…」。

  丝茵回答:「是我…女王陛下要你动手伤害查尔罗斯…逼海军出动黄猿领军…」。

  奈露一脸嫌恶的说:「啊……!?好麻烦喔…」。

  「这是女王陛下的命令!别啰嗦!!」,丝茵出声催促奈露。

  「不要啦…」,奈露继续一脸嫌恶的反抗。

  「女王陛下…奈露那小子…又在抱怨了…」,丝茵转身端着电话虫,对着露卡禀报…

  「她又皮痒啦…」,露卡略带怒容的接过电话虫.

  奈露此时正在口沫横飞的抱怨,结果电话虫的另一端出现了露卡震耳欲聋的喝斥声:「废话少说!快给我去!!」。

  奈露吓了一跳,嘟着嘴很不情愿地说:「是…女王陛下…哼!」。

  奈露百般不愿的领命以后,利用她的速度,急速的跃上一栋建筑物的屋顶,那栋建筑正是查尔罗斯圣下榻的旅馆…

  「咦!?」,奈露急速的跃过戒备森严的重兵守卫,踏上屋顶;那些卫兵们有轻轻的被奈露的超长发扫到,觉得痒痒的…

  卫兵B环顾四周后说:「没有人啊…」。

  卫兵们以为是错觉,不以为意…

  奈露蹑手蹑脚的在屋顶上行走,来到了查尔罗斯住的房间上…

  查尔罗斯十分的粗心大意,专注在床上的『激战』:「呼…嘎…啊…太爽了…这穴…」,查尔罗斯将满身的赘肉压在一位20岁年轻女性的娇躯上,粗鲁的干着。

  那位被迫嫁给查尔罗斯的20岁女性,痛苦的飙泪,哀求查尔罗斯说:「啊…呜…库…啊啊…温柔…一点…拜託…库…」。

                 ‵

  查尔罗斯完全不会怜香惜玉,一面拍打她的屁股一面骂喝:「闭嘴!死贱民……嘎…呜…这贱民的鲍鱼…真好干啊…」。

  奈露微微一笑,认定这是好机会:「…………」。

  她直接跃下窗户,咻的一声来到查尔罗斯那个正在疯狂摇晃的床铺…

  查尔罗斯一看到奈露,吓了一跳边干边问说:「你是谁?」。

  「哼哼…」,奈露迅速地拿出匕首,不分由说直接一刀插进查尔罗斯那充满汗臭味的背部。

  查尔罗斯痛得大叫:「啊啊……卫兵……快来啊……」,汗湿湿的背上瞬间血流如注…他也没心情再干了。

  「查尔罗斯圣!!!」,卫兵们慌忙地涌进查尔罗斯的寝室。

  「呼…」,那位女性松了一口气,暂时不用再被蹂躏了…

  「可恶的傢伙……」,卫兵们愤怒的攻击奈露,但是奈露轻松的东躲西闪…
  她拥有『超人系』『速速果实』的能力,因此她的行动速度比常人快上3倍,所有的卫兵都打不中她…

  卫兵们依旧在后面辛苦追赶:「呼…呼…可恶…为什么她跑得那么快?」。
  奈露依旧靠着果实能力不停地急奔,很快地就消失在卫兵们的视线之中…
  她一下子就不费吹灰之力的回到了港口,拿起一只粉红色长直发的电话虫,那是联系露卡女王专用的…

  她播起号码回报任务成功,过了一会儿,露卡亲自接听:「喂?」。

  「女王陛下…我成功完成任务了…」,奈露回报。

  露卡回应:「刺伤了查尔罗斯圣吗?」。

  「确定!已经看到刺伤他的背,血流如注!!」,奈露十分确定的回应…
  「好…辛苦你了…回来吧…」。

  「是…」,奈露挂上电话虫.

  查尔罗斯身边的侍从急急忙忙的跑去找尤福拉提斯少将求救:「呼…呼…尤福拉提斯少将…大事不好了…」。

  「什么…?」,负责这次护卫查尔罗斯圣任务的少将就是在桃兔中将麾下的这位,尤福拉提斯负责担任,听到通报以后,大惊不已。

  尤福拉提斯赶紧打给正在比契岛会议现场外的通讯兵:「喂~ 我是桃兔中将小队的尤福拉提斯!大事不好!!有非常紧急的要事要禀报!!」。

  「现在正在开会呢…少将…能否等到会议结束呢?」,通讯兵冷静的回应。
  尤福拉提斯紧张的说:「不行…这已经紧急到能够直接进去禀报了…」。
  「是吗?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尤福拉提斯一五一十地说出发了什么事。

  通讯兵命令一般士兵说:「听到了没…?快去报告!!」。

  一名普通士兵急忙的跑去会场,大开会议室之门,荒里慌张地喊到:「赤犬元帅!!」。

  赤犬紧盯着那名士兵说:「干什么?现在正在开会商讨重大议题…」。
  「元帅!『世界贵族』的查尔罗斯圣,被刺伤了!!」。

  「你说什么!?」,赤犬大吃一惊,这个突发事件也引发全场的譁然…
  「把电话虫给我!」,赤犬大声的说.

  海兵把电话虫给了赤犬,赤犬接过电话虫就说:「喂?」。

  「我是尤福拉提斯…」。

  「查尔罗斯被刺伤了…?是谁干的?」。

  「按照现场来判断,应该是班烈集团所为…」。

  「是吗…」,赤犬紧盯着白板上的班烈照片…

  「又是…」,那位带着眼镜,手持初代鬼彻的光头和服五老星在同时听闻通报以后,不置可否的说.

  「那傢伙吗…」,那位身材极高,蓄着三岔白色鬍子的五老星,像是在接龙似的继续说.

  另一位淡黄色头发,留着一圈淡黄色鬍子将嘴唇围在中间的五老星露出一副伤脑经的表情:「咕…」。

  那位身材微胖,留着大大八字鬍的五老星对赤犬说:「盃…既然事已至此…已经没得讨论了…必须由波尔萨利诺来领军…」。

  最后那位白色卷发,头戴扁帽的七武海最后结尾说:「我们五老星一致通过任命波尔萨利诺去率军讨伐班烈集团…刚刚也取得了政府的同意了…」。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黄猿一脸严肃地说道。

  赤犬已经明白,黄猿可是由五老星钦点的,等於是政府派去讨伐班烈集团的钦差大臣,他当众宣佈:「既然如此…那就决定由波尔萨利诺领军出征…散会!!」。

  赤犬宣布以后,三位上将,各位中将及少将,还有布林布林准将,都陆续离开会场…

  在粉色巡回船上窃听的露卡当然也听到了,这正是她所期待的最好结果…她高兴地像个小女孩似的跳了起来:「太好了……我终於成功了!终於能帮母亲大人报仇了!!」。

  蜜库也笑容满堆地说:「很好…太好了…我等这一刻等好久了…」。

  露卡也下令:「好了…各位,辛苦了…赶紧去休息吧…明天傍晚就要启航了…」。

  这场窃听大会,也随着军事会议而跟着结束…

  『瓦音』多尼欧也慢慢的步行离开会场,他并不知道梅纳德一直在跟踪他…
  (多尼欧…我怀疑你跟音乐俱乐部有所勾结…),梅纳德步步跟踪,多尼欧完全不知道…

  直到多尼欧拿出一只黑色电话虫,并且看到他对黑电话虫说出一句话:「终於成功地让黄猿出征了…露卡陛下应该也听到了吧…」。

  「你刚刚说什么!!」,梅纳德终於抓到多尼欧通敌的证据,厉声责问。
  「梅纳德…原来是你啊…」,多尼欧不以为意地瞪了梅纳德一眼,满不在乎的说.

  梅纳德步步逼近,边走边说:「12年前,你应该也知道了莉莉的死亡真相…从那之后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多尼欧一脸阴沉地说:「没错…我当时是已经知道了…我也差点跟洛菈一起反叛…是他力劝我忍住的…」。

  多尼欧说完,一位鬓发斑白的老年男子应声而出:「是老夫劝他的…」。
  「柯隆巴!!」,梅纳德大声喊着。

  柯隆巴是佛卡洛伊德王国出生的老臣,年龄67岁,14年前奉命潜入海军担任多尼欧的副手…

  「你们…」,梅纳德冲上去与多尼欧开打。

  多尼欧跟柯隆巴说:「你请先退下…」。

  「嗯…」,柯隆巴暂时退到一旁。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多尼欧毫发无伤,但是把梅纳德打得满脸是血…

  「咕…呼…呼…」,梅纳德趴在地上,不停地用力想爬起来。

  此时多尼欧的夥伴渐渐全员到齐,多尼欧笑着说:「我们是『红酒海贼团』…『乌塔乌海贼舰队』旗下一团…」。

  梅纳德吃惊的问道:「海贼团…?你这小子什么时候…?」。

  「大概10年前吧…我决定暗地里创建海贼团,并且加入露卡陛下的旗下舰队…但仍留在海军当露卡陛下的内应…」。

  柯隆巴的雪白小鬍子随着他的嘴微笑而微微上扬,他笑着说:「这一切都是老夫出谋策划的…」

  「库…」,梅纳德狠瞪多尼欧一眼以后,渐渐失去意识.

  红酒海贼团悄悄地消失在夜色之中,离开了比契岛…而梅纳德的上司巴士底正在到处寻找他…

  「梅纳德!你怎么了?振作一点!!」,巴士底发现了倒地而且满脸是血的梅纳德,惊慌的问…

  「呜…巴士底中将…」,梅纳德清醒了,挣扎起身。

  巴士底见到梅纳德醒了,紧张的情绪缓和了许多;他连忙问:「谁把你打成酱子的?」。

  梅纳德看着巴士底回答:「是多尼欧…那傢伙是海贼!!」。

  「什么…?」,巴士底难以置信的说.

  「得跟…盃元帅报备才行…」。

  巴士底将梅纳德搀扶起来以后说:「这件事明天再说…我先服你回军舰上休息…」。

  「嗯…好…」。

  与此同时在女人岛的九蛇城…

  玛莉歌德虽然对於蛇姬被抓一事非常愤怒,但是她还是控制住了满腔怒火,乖乖的听纽婆婆的话,没有冒险率军出击…

  玛莉乖乖地待在床上就寝,但是九蛇城外,有一群人正在偷运资金、武器、弹药及粮食等,搬运的人就是一群护国战士!!

  「好了吗…快~ 别让纽婆婆发现了…」,班琦偷偷的与其他数名同伴将一箱箱的远征所需物资搬上九蛇的海贼船上…

  蛇姬的内侍长金雀花也希望女人岛能主动出击,直接参战救回蛇姬的战役,因此她也静静的坐在九蛇海贼船的甲板上…

  「…快…小心点…」,另一头的粮仓附近,贝拉多纳正在与2名护国战士一同偷搬药品跟粮食…

  「那是…」,护国战士A正在搬运粮食,途中看到了纽婆婆。

  贝拉多纳紧张地说:「停下来…躲起来…否则被纽婆婆发现,远征计画就泡汤了…」。

  於是两人躲进了某个暗巷,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而纽婆没看到她们就酱子从她们面前走了过去…

  「呼…好险…快…搬去船上吧…」、「是!」,两人等纽婆婆走远以后,偷偷且迅速的将药品及粮食般上海贼船…

  过了一个钟头,班琦、纳莉、贝拉多纳及雅菲兰朵拉等40位左右的护国战士齐聚在九蛇的海贼船上,贝拉多纳被推为这次偷偷远征的首领,她严肃的说:「物资是否已准备齐全了?」。

  「是…请过目!」,雅菲兰朵拉由於身形巨大,太过醒目容易被看见,因此她偷偷躲在九蛇船上当起集中物资的总指挥…

  贝拉多纳亲自检察一箱箱的武器、弹药、枪枝、金钱、药品及粮食等,确认足够了以后,便威严的下令:「出航吧!快~ 」。

  「是!」。

  贝拉多纳又对金雀花说:「你确定要跟我们一起去?很危险喔…」。

  「我也要去!」,金雀花十分坚定地说.

  「好吧!」,贝拉多纳点点头,最后下令:「出航!」,於是她们扬起九蛇的船帆,偷偷的出征去了…

  但是…蛇姬身边的其他侍女碰巧看见了她们偷偷的开走了海贼船:「咦!?那不是…雅菲兰朵拉吗…难道…」,那侍女皱眉思考了几秒钟以后,恍然大悟的自语:「啊……难道!!」。

  她急忙跑去找纽婆婆;此时纽婆婆正在自己的村子住处悠哉的喝着茶,结突然看见那侍女慌忙的跑来找她…

  「纽婆婆……」,那侍女高声呼喊着她。

  纽婆婆一脸淡定的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侍女答道:「我刚刚看到了!!雅菲兰朵拉在九蛇的海贼船上,她们恐怕是要…」。

  「什么…」,纽婆婆听闻此言,惊慌地对身边的护国战士说:「快!快去调查……是否有少人!!」。

  「是!」,几名护国战士急忙的离开了纽婆婆的住所…

  接下来她们紧张的冲回来报告:「纽婆婆…呼…呼…班琦、雅菲兰朵拉、纳莉、贝拉多纳跟金雀花都不见了!总共有40名护国战士消失!!」。

  「所以…海贼船也…?」,纽婆婆脸色大变地问。

  「是的…不见了…」。

  另一名护国战士接着禀报:「纽婆婆!我已经分别向管理药品、资金、粮食及武器弹药的战士们确认过了,确实少了很多…显然是为了远征做准备…」
  纽婆婆无奈地摇摇头:「唉…」。

  本来在就寝的玛莉,接获到侍女的通报以后,急忙的前来找纽婆婆:「纽婆婆!大事不好了…」。

  「玛莉…我早就知道了…」,纽婆婆看着仍然喘着大气的玛莉回答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玛莉焦急的说.

  「怎么办?只好为她们祈祷啰…一般的船又无法通过无风带…」,纽婆婆无奈地说.

  「那没有那艘船…要如何补给呢…?」,玛莉担心的问。

  纽婆婆拿出一块矿物说:「这是中枢的人们用来避开海王类的东西,也就是『海楼石』…装在一般的船上,能够减缓海王类攻击的机率…虽然效果比不上游蛇…但是撑到蛇姬大人回来应该没问题…」。

  「你怎么会有…」,玛莉边说边伸手,想去拿纽婆婆手上的海楼石。

  纽婆婆见状立刻制止玛莉,小声的嘱咐她说:「能力者不能碰这个东西…」,玛莉听了以后偷偷的点头,接着纽婆婆才继续说:「是两年前雷利送我的…」。
  「酱子啊…好吧…」。

  【地点:新世界海域】【汉尼拔船上】

  当这场紧急军事会议召开结束后,多尼欧的身分曝光以及九蛇的战士们偷偷出击之时,班烈正在享受齐人之福,当然就是薇奥菈与蕾贝卡联合送上的『亲子丼』特餐…

  由於大家都知道今夜是蛇姬最后一夜的修养,明日就要『复工』了,因此大部分的团员都不约而同地决定今夜好好『养精蓄锐』,明日晚上才能『集中火力』对付蛇姬…

  但是少数人是一天不干就过不了日子的人…

  某个床上,某位团员正抓着德札亚的双腿,将她双脚像上抬,双脚与脸平行的方式操着,也就是俗称的『维也纳蠔式』…

  「呼…啊…嘶~ 虽然明天就能用女帝了…但是…喔…爽翻了…咕…」,男人气喘如牛的抽送着。

  德札亚一边躺在床上挥汗摇晃,一边不改强悍本性的骂着:「啊…库…咕…嗯啊…干够…呜…啊啊…了没啊…嗯啊…」,源源不绝的快感弄得德札亚不要不要的,她的咒骂声因为流了满嘴的口水变得含糊不清…

  那男人下流的说:「太好啦…哈…哈…我就是最喜欢干这种…绝色的…母老虎…嘎…呼…」。

  另一个床上,一位男人像是要爽完了:「喔…咕…我要…呜……」。

  「嗯啊啊啊啊啊啊……呼…呼…竟敢让我高潮…还中出我…」,奥莉芙用着已经无神的双眼,瞪着那团员.

  那团员得意的说道:「爽吗?你这个女海贼…」。

  「库…我要让你…屍骨无存!!」,奥莉芙有气无力的咒骂着。

  奥莉芙是一位被悬赏5千万贝里的女海贼,草绿色的秀发以及海洋蓝的瞳孔,但是隐藏在秀丽的面貌之下是一位惨忍的女海贼…她是在班烈逃狱的时候,从推进城中的Level3『飢饿地狱』带走的…

  团员恶狠狠的说:「好啊…如果老大的神枪搞不死你,你就来杀啊…」,说完便耀武扬威的走了…

  在别的地方,薇薇也免不了的正在被侵犯:「啊嗯…嗯哈…嗯嗯…咿啊…」。
  那团员用能够增加自身征服感的背后体位,抓着薇薇的天蓝色长马尾干她:「哈…呼…啊…我超爱…鲜嫩的公主啊…蕾贝卡被老大金屋藏娇也没办法…有她我就满足了…」,当然是边插边响着背后体位常有的啪啪啪声音,每啪一声都好似在一再重複宣告『这位高贵的公主被我征服了』…

  薇薇的嫩穴在经过班烈的高强度摧残之后,已经变得肿胀红痛,但是今夜是她在汉尼拔的的首夜,难免会有团员想『尝鲜』;薇薇也只能紧握被单,努力忍耐:「咕…库…呜…啊啊…嗯…嗯啊…」。

  而在另一角落,对来自於空岛的兰奇觉得新奇的男人,以背面座位的体位来干:「呵呵…呼…哈…空岛的…女战士…翅膀…正对着我呢…」。

  兰奇的双腕正按着那男人的大腿,原本巾帼不让鬚眉的脸庞变得一把眼泪一把口水的,虽然哀叫连连,但是她仍然在努力维持女战士的形象:「呜…库…啊…嗯啊…呜…咕…」。

  那男人继续一边大力摆动他的跨部向上狂顶,一边从后面捏着蓝旗的双乳,大量的分泌物随着剧烈的上下活塞运动乱洒在床上:「哈…哈…空岛的女人…阴道没什么特别的嘛…但是这乳房…不愧是女战士啊…哈哈~ 爽吗?」。

  「不…呜…爽…啊啊……」,兰奇虽然嘴硬的否认,但是只是口嫌体正值罢了,她在内心里喊着:(不要停…继续…插得越深越好…)。

  而柯妮丝摊在兰奇的隔壁床啜泣着,从红肿的嫩穴及源源不绝的流出精液来看,似乎悲剧已经发生过了…

  培罗娜则是被送到安的床上,安穿着SM女王装,上半身是皮制的黑色低胸短上衣,露出香汗滋生而变得光亮的『西半球』,底下的皮制黑色三角裤,前端挂着一根粗大的绿色假阳具,就是那根大东西操翻了培罗娜…

  女女的性爱,一方主动的话基本上就是採用背后体位了…安踏着黑色高跟鞋,满身的香汗让黑色皮衣更紧贴着肌肤…已经看得出乳头的形状了…安站在地上狂操培罗娜:「呼…啊…嗯啊…嗯哼…哈啊…你这…嚣张的小妮子…让老娘好好的…啊啊…整治你!!」,安酱子啪啪啪的干着,看上去似乎比被插的培罗娜更有感觉,好像光是如此就能让她高潮一样…

  培罗娜的手腕上,有被装上海楼石手环,她只能乖乖扶着床边,一边流泪一边叫:「啊…好痛苦…库…库马西…救我…人家…快…要被…弄死了…啊嗯…嗯哈…呜啊…」,一边叫着一边喊着早已不存在的部下名字…

  至於『夜炉姐红』德札亚那边,她要被中出了…

  那个偏好侵犯凶悍美女的男人,加足了抽送劲头,狂顶着德札亚的子宫颈,想一鼓作气结束:「哈…呼…要…射了……看我…征服你吧…呜…来了…啊……嘶……」。

  德札亚依旧是被以正常体位的方式,只是从抬高双脚的维也纳蠔式变成张开双腿的M字型模式,高潮的快感让她不自觉得紧握男人的双手,只是倔强的她仍然不肯把眼眶里的泪珠在男人面前滴下来:「啊…咕…库…啊嗯…哈嗯…不…不要…嗯啊…别…别去啊…不要…高潮…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尽管她再怎么的口嫌,体是最正直的…她还是一库了…

  男人心满意足的将肉枪抽出来,回去他的床位睡觉;而德札亚挣扎起身,看着自己被插得一塌糊涂的穴,接着她又看了看在她右边的床位,那位紫色长马尾发型的美女,也就是她的好姐妹,也遭到同样的命运,两人泪眼矇矓的对视,终於忍不住了,相拥而泣,痛哭失声…

  除了前述的她们以外,大部分的女人们託了蛇姬明天能『复工』的福,因而得到了非常宝贵的平静的一夜…

  平常都会被搞得七荤八素的她们,正在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好休息…罗宾刚刚在女团员的监视之下,洗完澡了…因为她们被规定除了下船外出以外,不准穿衣服,因此罗宾裸着傲人的双峰及细緻的身体回到女寝室…

  娜美也是裸体,她看到罗宾回来了,起身迎接:「罗宾!!」。

  罗宾虽然没被允许穿着少量的衣服,但也算是得到小小的『礼遇』,一位背上背着一把枪的女仆端着一杯冰饮料向前呈上让她消消洗澡残留的热气,罗宾拿了以后,那位武装女仆便带着托盘离去了…

  娜美笑着说:「真好啊…我还没有呢…」。

  罗宾一面喝着饮料一面回答:「这可是破亿女海贼才有的待遇啊…」。
  「…………」,嫚妮此时盘着双手,站在薇薇被操的床上旁边,静静地等着她『办事』结束…

  那位团员现在不再用背后体位了,改以更加羞辱她的反向站立体位搞她:「嘿嘿…酱子干如何…哈…哈…」。

  薇薇第一次是像酱子,两穴如此的明显暴露在他人的视线范围里;薇薇的脸不由得红到了天蓝色投法下的耳根,她声泪俱下的忍受耻辱:「呜…库…啊…嗯啊…呜啊…咕…」,那个已经被班烈搞到红肿的嫩鲍,阴茎是如何进出的一清二楚…

  「喔…我要射了…看看公主如何被我中出吧…」,那团员将薇薇的双腿成M字型撑着,卖力抽插,任由淫液乱喷…

  「不…不要啊…不…啊…呜…啊啊啊啊啊啊……」,薇薇被这种最羞耻的姿势爆精了…

  性高潮后的薇薇,瘫软地趴在床上颤抖…嫚妮相当有耐心的等待薇薇稍微回神…

  等到薇薇稍为的回神以后,嫚妮就对她说:「走吧…按照规矩…我带你去洗药浴…」。

  薇薇将信将疑的问:「该不会…又要对我…」。

  嫚妮挂保证回答说:「才不会呢…我跟诺萨同样是医师…我专门负责妇科相关…」。

  薇薇依旧半信半疑的跟着嫚妮…嫚妮继续说:「这可是对公主或皇室等级之类的高贵『猎物』才有的礼遇…」。

  薇薇有些意外的问:「喔!?『猎物』在船上还有阶级啊…」。

  「当然啦…传奇的女海贼、皇室的成员、破亿的女海贼到一般女海贼还有普通女民众…待遇都略有不同…刚刚咚塔塔族的公主蔓雪莉已经药浴完毕了…等到薇奥菈与蕾贝卡服侍完了以后…也可以去洗药浴…」。

  「嗯…………」,薇薇点点头,开始相信嫚妮了…

  薇薇的背影被娜美看到了,娜美惊奇地说:「薇薇…!?那是薇薇吗…?她果然也…」。

  「………………」,薇薇的背影一直印在罗宾那对明亮的黑瞳里…过去MissAllSunday时代的往事好似跑马灯不停闪过罗宾的脑海,罗宾觉得十分尴尬,不知该如何面对薇薇…

  罗宾紧握着手中的饮料,有些恍神:「……………」。

  「罗宾…」,娜美这两个字点醒了她。

  「娜美…我…」,尽管罗宾也知道薇薇也算是加入了鲁海,但是她没想过将会在这里见面…

  「别担心…无论你的过去如何…现在的你是鲁夫的夥伴,她会接受你的…」,娜美拍拍罗宾的香肩,宽慰他说.

  「嗯…」,罗宾有点沉重的点点头…

  在安的寝室里,高跟鞋、女王装等散落一地,前端有假阴茎的三角橡胶内裤满满都是淫水…安与培罗娜十指紧扣,以正常体位激烈的磨豆腐:「哈…哈…好热…小豆豆…呜咕嗯啊…磨啊…再磨…啊嗯……」。

  培罗娜两眼无神的反射性磨蹭安的黑鲍:「咕…啊…啊啊…嗯哼…库…呀…嗯啊…哈嗯……」,培罗娜的热泪不停地滚滚流下,她不时地张开小嘴狂叫,口水的牵丝很明显的出现在嘴唇附近。

  而今夜的『主题』,也就是在团长寝室班烈的船上,薇奥菈把她的多汁黑鲍跨坐在班烈的嘴上,班烈用专业级的舌技不停刷弄薇奥菈的黑鲍,还将口水大量吐在上面…

  「嗯啊…啊…嗯…哈啊…哈嗯…」,薇奥菈的双腕也是与其他能力者猎物一样,套着海楼石手环,因此她乖乖的就范…

  蕾贝卡则是在下半部将班烈的粽色大阴茎,通过她的温暖双峰,不停的上下摩擦,并且用嘴巴在龟头上吐口水,之后再卖力吸含:「嗯…唔嗯…哈嗯…嗯…唔嗯…」。

  薇奥菈非常秀气的把手指弯着靠近自己的嘴唇,呵气如兰的叫着:「嗯…嗯啊…哈嗯…嗯啊…啊嗯…呜啊…」,越来越多的淫液从她的黑鲍里溢出,流到了班烈的脸上。

  「唔…唔…唔嗯…嗯哈…唔…哈嗯…」,蕾贝卡继续用她的双峰夹着班烈的阴茎,越来越大幅度的上下吸含还有摩擦…

  「啊!?不要…那里是…不行……」,薇奥菈突然花容失色,浑身颤抖,原来是班烈趁她在最敏感的时候把他粗犷的食指伸进薇奥菈的菊门里…

  薇奥菈受不了这个刺激,马上泄了大量的淫水洒在班烈的脸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班烈把因潮吹而瘫在他胸肌上的薇奥菈推到一旁,按住蕾贝卡的头,邪恶的说:「卡嘿嘿…通通喝下去喔…」。

  蕾贝卡稍微抵抗一下以后,马上就放弃了,紧闭着明亮的双眸吞精:「咕噜…呜…咕噜…唔嗯…咕噜…嗯…」。

  班烈射完以后松开了手,蕾贝卡立刻远离他的屌,痛苦的咳嗽:「咳…咳咳…咳呕…」。

  镜头稍微转移一下,在安的床边地上,只剩下两眼无神又泪流满面的培罗娜,留着满身的蜜汗,不知道被安弄得高潮几次了,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她脑袋一片空白,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旁边则是散落着好几根上面沾有大量淫水的假阳具,至少有5、6支…

  而安是已经满足了玩弄培罗娜的抖S欲望后,在浴缸里舒服的沐浴………
  与此同时,薇薇药浴已经完毕,在女团员的监视下回到女寝室……

  薇薇身上穿着连身式透明薄纱,虽然有穿跟没穿差不多,透过薄纱还是能看到浑圆饱满的嫩乳跟两腿终点的裂缝,但毕竟仍是一个对於来自王室猎物的礼遇…嫚妮用她的高明医术调出来的药浴十分有效,薇薇嫩穴的红肿已经得到大幅改善…

  娜美正期待着薇薇回来,一看到她就迎上前去:「薇薇!」。

  薇薇愣了一下,有些意外的说:「娜美!?是娜美吗?好久不见了……」。
  「是啊……」,两人深情的一拥。

  「……………」,罗宾一脸尴尬,有点想要回避的想法。

  「罗…宾…」,薇薇此时叫了罗宾一声,但她毕竟过去时代的敌人名字,薇薇叫着一声还稍嫌生硬。

  「呃…什么事…?薇…」,罗宾结结巴巴的回答。

  「没关系的…虽然你过去做了那些事…但是既然你已经夥伴了…我不会在意的…罗宾!!」,薇薇露出真诚的甜美微笑。

  娜美也帮忙劝慰罗宾:「是啊…大家已经是夥伴了…」。

  罗宾感动得流出一颗泪珠,为之动容的说:「薇薇…」。

  两人深情的一个拥抱,立刻化解了千仇…

  娜美边看边点头连连的说:「太好了…薇薇…罗宾…」。

  再度回到班烈的床上,班烈用最令男人有征服感的背后体位,直接进攻薇奥菈的菊门:「卡嘿…真爽…久违的身体…跟12年前一样秀色可餐啊…而且这颗黑蜜桃变得更诱人了…」。

  「咕…库…啊啊…嗯啊…哈嗯…呜啊…」,薇奥菈双手抓着蕾贝卡的香肩,忍受着菊门的痛苦以及班烈用下流话刺激她的心,当然干屁股最重要的啪啪声又出现了…

  在薇奥菈的下面,当然就是蕾贝卡,她们俩之间有一根双头龙连接她们的淫穴,因此蕾贝卡边飙泪边羞涩的大声哀号:「啊嗯…嗯啊…呜啊…咿啊…哈嗯…」。
  班列一面狂干薇奥菈的菊门,一面说:「呼…嘎…卡嘿…12年前…你是在下面,你姊姊在上面被老子爽操…现在变成你在上面…她女儿在下面了…嘎…呼…」。

  「!!」,薇奥菈又想起12年前的那场悲剧,当时丝卡蕾特为了保护她,宁可自己被班烈逞尽兽欲,跟现在的体位一模一样…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流下眼泪:「呜…咕…嘎…啊啊…嗯啊啊…呜啊…哈嗯…」,哀叫声夹带着模模糊糊的哭腔…

  蕾贝卡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被薇奥菈压在床上不知所措:「嗯…嗯啊…啊嗯…呜…咕…」,偏偏她的葡萄乾又跟薇奥菈的葡萄乾不时的互相交会摩擦,产生更多酥麻的感觉…

  蕾贝卡像个小淫娃似的,才跟她的阿姨用双头龙互插没多久,就又要去了:「啊…嗯…啊…呜啊…人家又要…嗯啊…哈嗯…啊…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又一次大量的淫液从蕾贝卡的小穴洒了出来,薇奥菈这时恳求班烈说:「可以了吧…拜託你放过这孩子吧…」。

  「好啊…」,班烈假意要放过蕾贝卡,把那根充满这对姨甥女淫水的双头龙假阳具拔出,同时也换个姿势,改用女上位的姿势…

  大概是薇奥菈相信班烈真的会暂时放过蕾贝卡,换成女上位的体位以后,薇奥菈变得异常豪豪迈…她把束在她头发上的那颗玫瑰形状的发束带脱下后随处一丢,让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散开,非常主动的在班烈的棕色巨枪上扭腰摆臀:「啊…嗯啊…呜啊…库…啊嗯…爽…好深…再深…再深…」,薇奥菈内心不断的想:(我必须像当年的姊姊保护我一样,对这贼徒承欢弄媚,用身体尽量保护蕾贝卡…)。

  班烈用他的粗糙双手不庭的搓揉薇奥菈软嫩滑腻又冲满蜜汗的巨乳,边揉边说:「卡嘿嘿…真热情啊…薇奥菈…呼…嘎…呜…爽死了…」。

  「呜…」,薇奥菈听到这句话,又想起了她为了国家,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明哥往事,想到这里,她用力的甩甩头,想要忘掉过去的紫罗兰时代,专注於眼前的服侍:「嗯…嗯啊…哈嗯…呜啊…嗯啊…库啊…」。

  蕾贝卡泪眼矇矓的躺在旁边,看着自己的阿姨努力的跟班烈的大阴茎『奋战』:「…………」。

  但是班烈真的有要放过蕾贝卡吗?当然没有!!他诡谲一笑对薇奥菈说:「换成正常位吧…」。

  「呼…」,薇奥菈把黑鲍抽离阴茎,起身的瞬间,从身上抖落一堆蜜汗及淫液…

  「哼哼…」,班烈一手搂着蕾贝卡的腰,另一手抓住薇奥菈的腰,准备插入薇奥菈…

  「咦!?」,薇奥菈迟疑了一下,班烈骗她说:「别紧张…只是抱着他操你而已…」。

  「知道了…」,薇奥菈轻易的信了…

  「喔…」,班烈又把他的粗壮阴茎埋进薇奥菈的穴里.

  薇奥菈立刻有了类似触电的反应:「呜…」,浑身不自觉的颤抖。

  过了一会,班烈已经整根埋进去了,不只塞满整个阴道,还顶到了子宫颈…班烈毫不客气的猛干:「哈…呼…呼啊…吸的有够紧啊…这穴…」。

  在班烈的面前,薇奥菈与蕾贝卡就像是两具洋娃娃般的弱小,薇奥菈被狂插而前后大力震动:「嗯啊…呜…库…库啊…咕…呜啊…呀…嗯啊…咿啊……」。
  蕾贝卡被班烈的左手搂着腰,也跟着震动起来,而且还时常与薇奥菈的肌肤互相摩擦:「……………」。

  班烈瞄一眼被干得口水乱流,快要失神的薇奥菈,认定这是好机会,用左手里拿出一根电器按摩棒,是他预先元素化藏在身体里的…

  「啊…啊…啊…嗯啊…呜啊…库…咿啊…」,薇奥菈没空注意那一根,还在忘我的叫床。

  班烈不愧是床上老手,竟能一边猛操薇奥菈,一边打开电动按摩器的开关,接着就不分由说的猛攻蕾贝卡的小豆豆…

  (噫嗯……),蕾贝卡的小豆豆突然被这么高频率的电动按摩器的刺激,小豆豆一向是女人的弱点,连强悍的美女都会投降,只是一个妹子的蕾贝卡就不用说了…

  「ㄟ!?嗯啊啊啊啊啊……」,蕾贝卡受不了小豆豆被无预警偷袭,紧闭眼睛大声哀叫。

  「嗯?你…嗯啊…呜啊…哈啊…不…咿呀…是…啊啊…说…」,薇奥菈终於发现了,班烈根本没有要放过蕾贝卡的意思,她很生气得想质问,但是班烈不停重点进攻女人在子宫颈前端一点点的另一个弱点,也就是A点,爽的薇奥菈几乎不能说话。

  「咿啊啊啊啊……」,本来已经乾枯的眼泪,又从蕾贝卡的双眸缓缓流下…蕾贝卡只能双手紧紧抓着班烈的左手腕,承受着小豆豆被刺激的快感…

  「你…又…啊啊啊…嗯啊…咕…库啊…喔…啊…嗯喔……」,薇奥菈很想抱怨班烈又跟12年前一样,又骗她了一次,但是她爽到根本没时间可以讲话,只能跟一面剧烈晃动一面跟蕾贝卡一起哀叫…

  那根电动按摩起依旧紧紧贴着蕾贝卡的小豆豆,蕾贝卡流了满嘴的口水,还溢到了下巴上:「啊啊啊…嗯啊…啊嗯…咕啊…咿呀…咿啊…喔…喔哼…」。
  班烈一面加速活塞运动一面对着薇奥菈说:「大骚货…要去了吗…哈…哈…老子要射啰…」。

  「嗯啊…不…啊啊…咕啊…啊嗯…哈啊…不行…了…嗯啊啊啊啊啊啊……」,薇奥菈的A点被班烈的棕色阴茎专业的『进攻』之下,又丢了一次…

  「啊啊啊……小豆豆…好热……脑袋…要融化了……嗯啊…咿呀啊啊啊啊啊啊……」,蕾贝卡也同样的去了,潮吹的淫水喷得班烈的左手都是…

  「呜…喔…啊…嘶…老子…也…咕…」,班烈眉头一皱,将大量的精液撒在薇奥菈子宫颈附近…

  薇奥菈细细的柳眉皱得很紧,因为她被内射了:「………………」。

  班烈发泄完性欲以后,对着女团员说:「把她们带走…去交给嫚妮,让她们洗药浴吧…」。

  「是…走吧…」,两名女团员把满身香汗的薇奥菈及蕾贝卡,摇摇晃晃的搀扶着,朝浴室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