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9)【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9)【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9章

  过了几天,我下身的伤口创面已经愈合,新的尿道口就这么定型了,而原先的尿道也果然粘连了。

  因为当时用得锉刀并不算长,只是在把临近会阴和阴茎根部的那截尿道给摧毁了,并没有触及到最靠龟头的那一截尿道;于是,我的龟头上原先的尿道口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仿佛还有着正常用途一般。

  甚至,从那个尿道口也可以伸进东西去——不过,现在已经只能伸进三四公分的样子,就已经触底了。

  再往里面,就已经没有尿道了——曾经的尿道已经彻底堵住了。

  在家里尿尿时我依然还是只能跪着,只不过现在经常就会不小心尿到自己的腿上。

  在外面的厕所尿尿时,我就再也没法站着小便了,从此果然只能是蹲着尿出来。

  而经过了这次血腥的改造后,吴小涵似乎又一次恢复了她原本的残忍。
  又或许是我一直在鼓励和宽慰着她——我一直在提醒着她,我就是用来给她虐的,如果她想虐的话,就放心地朝我的身上来就好,不用感到愧疚。

  而她无疑是喜欢鞭打的,于是,终于忍不住向我试探了一下我愿不愿意接受鞭打。

  我抓住机会,更加卖力地鼓励起她来。

  而这样的鼓励效果真的很好。

  她没有再让调教室里的刑架闲置,终于把我吊了起来,拎起鞭子和藤条,朝我全身抽打上了好几百鞭,一直鞭打到我浑身都血肉模糊。

  而我身上的伤刚刚愈合,甚至还没全好的时候,她又有些忍不住想想再玩鞭打。

  她倒是很快放弃了这样的念头,自己说道:「不行,还是得克制住。要是之前的伤都没好,我就再打你,还是太过分了。过两个星期再看吧。」

  而对于我来说,鼓励吴小涵刑虐我,宽慰她不要有负罪感,早已成为习惯;于是,便撒着娇,让她继续打我。

  于是,在我全身尚未痊愈的的鞭痕上,又覆上了一层新的鞭痕。

  我感到自己渐渐在这种变态的道路上越行越远——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作践自己的身体上了瘾。

  又或者,我是不是已经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向自己证明着自己对吴小涵的感情,来填补我的虚无?

  在一次又一次的鞭打中,我虽还是不那么享受这种纯粹是疼痛的项目,但似乎也渐渐习惯起来。

  渐渐地麻木之后,我的身体似乎真的已经成为了我自我满足以及让吴小涵满足的工具。

  这样的鞭打重复上四次后,我的皮肤就已经全毁了——全身的皮肤都是凹凸不平的癜痕,根本得不到一点喘息的时间来完全愈合。

  而吴小涵的皮肤却光洁如初,依旧如软玉般无瑕。

  这样的对比,是多么美呀——似乎,S就应该是永远的圣洁,而M就应该付出自己身体的全部,成为一个丑陋的怪物。

  我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一边却又感叹:天呐,我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我一次又一次耐心的安慰下,她对于虐待我的身体、甚至破坏我的身体,终于不再有多少负罪感。

  因此,我和她已经渐渐默契起来,在每次伤口快要完全愈合时,就迫不及待地再次进行残忍的鞭打。

  她知道,能这么玩,我和她都很开心。

  至于未来,谁又在乎呢?

  就像王小波在情书里写过的:「我和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我的身体,大约就是这个果酱罐吧。

  我和吴小涵就这么一点一点地尝试着,能把我的身体开发出多少玩法来。
  而我也毫不惧怕留下永久的损伤——对我来说,能把自己的身体,都一点点拿来交换作吴小涵的满足,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只是,希望这个果酱罐不要太快吃完就好。

  ……

  转眼间,又一年春节就快到了。

  回家过年,对于吴小涵来说,实在是一件无比令人头疼的事情。

  吴小涵家里催她结婚已经催了很久了——毕竟,吴小涵已经28岁了,而她的家人无论如何都想在她30岁前看到她嫁出去。

  吴小涵不禁打趣说,她干脆租个男朋友回去应付家里算了。

  我听到她这么说,忍不住毛遂自荐:「要不,就带我回去,我假装是你男朋友吧?」

  吴小涵笑笑,也开起玩笑:「你该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之前我可在新闻上看过租男友回家结果被占便宜的。」

  「怎么可能?」我做出严肃状说道:「保证职业道德,绝不趁机有半点非分之想。」

  吴小涵想了想,自顾自地说道:「我倒是也从来没有和他们提过你,这回让他们见见你也好。万一以后我们真的要一直在一起,也总是瞒不住他们的。」
  一直在一起?我脸一红,却实在没有勇气多想。

  她终于做出结论:「嗯,其实带你回去这个主意倒真不错呢。只是,你过年不回家,确认没事吗?」

  我点点头:「当然啦。我父母早就离婚了,我过年就算回去,也不会呆几天的。」

  「挺好,」她点点头说:「我连真去租个男友的钱都省下了。」

  「我有说过我不收钱吗?」我开玩笑道。

  「收钱?」吴小涵也笑着说:「你要是想要回报,我可以免费给你次调教,把你剩下的那个蛋蛋也废了,来当作给你的回报咯,怎么样?」

  「我错了嘛,错了嘛。」我哄道。

  「没事,我现在就提起支付回报给你吧;」吴小涵指示道:「腿分开,跪好了。」

  「啊?我就开个玩笑而已嘛。」我没想到她忽然认真起来。

  「叫你腿分开跪好。」她再次命令。

  我自认倒霉,乖乖从命。

  她坐在沙发上,抬起脚,已经重重地踢到了我的蛋蛋上。

  我疼得惨叫一声并趴到了地上的时候,她已经重重踩在了我的头上:「怎么样?这样的报酬够了吗?还是说还想要更多?」

  「够了,够了……」我唯唯诺诺。

  她像是被我这可怜而卑贱的样子逗笑了:「好啦,就是忽然想欺负你一下而已,没有要虐你啦,起来吧。」

  「嗯嗯,谢谢学姐。」

  「那就说定了,你假装成我的男朋友,陪我回家过年吧。不过得说好了,你只是假装成我的男朋友,你实际上还是只是我的M哦。」

  「嗯,知道啦。」

  ……

  于是,腊月二十九的时候,我就和她一起搭飞机回了她的老家,一个繁荣的南方省会城市。

  为了装出我真的是她的男朋友,此行是去见家长,我们还买了点保健品,买了两瓶酒,由我提着带过去。

  她的家就在市中心,还是蛮大的一套房子,装潢也可谓精致而堂皇。

  这样的家庭条件虽不及魏麒,但也的确比我的背景强太多了。

  先前关于她的家庭我知道的很少——我只知道她的父亲从商,不算暴富,但也有那么几百万积蓄;而母亲做公务员,倒是并没有什么官位,只是过着清闲日子。

  这次真正见到她的父母以后,第一眼却有种不太好的印象,甚至觉得她的父母并不是很开明——虽然我也说不出为什么。

  家里除了她的父母外,还有她依然健在的爷爷奶奶。

  和她的家人见面,果然尴尬地超乎了我能处理的范畴。

  先前我和吴小涵并没有仔细商量过该如何说谎,于是,当她父母问到关于我的家庭背景一类的事情时,我都一一如实回答。

  关于我自己的问题,就更加尴尬了——当他们注意到我手上的累累伤痕时,差点都怀疑我是街头混混;而脖子上的项圈,是吴小涵抢答说「治疗颈椎用的」,才算应付过去。

  我这样的nerd一向不擅长待人接物,无论是什么样的话题,似乎总能把话越说越尴尬。

  吃完晚饭后,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地主动跑去洗碗。

  不知是不是我太紧张的缘故,但我依稀能感觉到,她的妈妈对我并不满意。
  可能在她母亲的眼里,吴小涵还是应该找一个更好的男孩子吧。

  这样的想法倒也说得过去——毕竟,我的家境比起吴小涵来说还是要差不少;而以吴小涵各方面的条件,确实能找到比我好得多的男生。

  在加上「治疗颈椎」一类的说辞,恐怕都让她父母怀疑我还有这什么伤病了吧。

  这一天的晚上,为了避免再让他的父母不悦,我自然也不可能和吴小涵睡一间屋子了。

  不过她家里还是安排了一间空的卧室,单独让我休息。

  ……

  第二天便是大年三十,而吴小涵的叔叔婶婶一家也从省里别的城市赶过来一起过年,并会在她家呆上两天再走。

  下午时,我便也开始帮着他们做饭——值得稍稍庆幸的事,这半年我算是学会了做饭,并没有显得太笨手笨脚。

  年夜饭本身倒是还算愉快——毕竟这是个欢快的节日,而他们一家相聚,没有把关注点放在我的身上。

  倒是在吃完饭后,一家人便开始一边喝酒,一边打起了麻将。

  酒过三巡,她的父亲开始口无遮拦起来,直接说起我和吴小涵「不合适」,并跟吴小涵说:「我觉得你根本没有考虑清楚。」

  而她的母亲似乎也表示赞同,说了些「你们以后在一起,肯定会有矛盾」之类的。

  显然,他们就是觉得我配不上吴小涵。

  我心里其实一直都清楚这一点,也从来没敢妄想过自己真的能娶吴小涵。
  甚至,这一次来她家过年,我都一直在拿吴小涵的那一句「你只是假装成我的男朋友,你实际上还是只是我的M」来告诫自己,明确地提醒着自己,自己是没有资格和吴小涵站在一起的。

  可是,亲耳听到她的父母拐弯抹角地说着我和吴小涵不相配,我还是更自卑更难过了。

  到最后,反而是她那个坐在电视机前看春节晚会的爷爷凑了过来,打断了她的父母,说道:「孩子们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猜测太多啦,让他们自己琢磨吧。这大过年的。」

  而这一夜里,因为她的叔叔婶婶要留宿,没有多余的卧室,我便只好睡在她家的沙发上了。

  听着窗外零零落落的烟花声,我心里简直愈发凄凉。

  我有着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之前吴小涵对我的好,好像一度让我麻痹了自己,让我以为自己真的能够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甚至「占有」她。

  直到此刻。

  我几近落泪的时候,吴小涵——那个天使般的吴小涵、我整个世界的中心,穿着一身睡衣,从卧室里跑了出来。

  在确认她的家人都睡熟了之后,她蹲到了我的身边,开始安慰起我:「我知道那些话可能让你很难过,但是,你不要往心里去,好吗?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我爸爸她今天一定是喝多了,所以……唉……他就是不想让任何男生抢了他的女儿而已,和你到底是什么样,都没有关系的。」

  我的小涵学姐总是这么善良——她从来没有觉得我配不上她,她总是不忍心看到我在她面前的自卑。

  这个小天使在此刻我最难过的时候出现了,温柔地抱住了我的脑袋,尽着她一切的努力抚慰着我。

  听到她的安慰,我在她的怀里点了点头,表示我明白了她的话;可这也仅仅是为了安抚她的不安,让她不要有什么负担。

  心底里,我依然明白自己没有资格和她在一起——就算她的父母不说出来,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一瞬,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我心里一切的委屈和不甘都被融化了。

  ……

  就在第二天,吴小涵也实在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不愿再发生这种即让她的父母不高兴,又让我难受的事情,便以「我也订好了机票要回家」为理由,让我先离开了。

  而他的父母也仅仅是礼貌地送我出了家门,甚至都没有半点虚伪的挽留。
  在离开她家,一个人前往机场的路上,我的心里还一直难过着。

  我明明从来都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吴小涵的M而已;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这么失落呢?

  难道是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潜意识里真的误以为自己能和她一生一世了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